任性矫情玻璃心

这里九澍 本人如id
细目先生和小太阳☀
主吃丿ken丿 雷井准井
喜ken左/丿左 啥冷吃啥
wb: 细目叔叔今年依旧一枝花

【丿go】 陷于深情 中

那天森田刚只留给井之原快彦一个背影,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等井之原快彦找遍Y大也没能找到森田刚的时候,井之原快彦才知道他的确不需要回答他,因为森田刚根本不打算再见他。

但井之原快彦还是再次遇见森田刚了,在C大的80年校庆上。

彼时井之原快彦和系友应邀返校联欢,庆典结束后他们一同游校园忆曾经。经过舞蹈系的教学楼时,他看见了森田刚,也瞬间记起来,从Y大穿过去就是C大。

井之原快彦追过去,叫了森田刚的名字,井之原快彦看见他回了一下头,却继续走进了教学楼。

他一路跟过去,正愁找不到森田刚的时候,他从一间办公室探出身子。

“这是我舅舅。”森田刚说道。

井之原快彦听他胡说八道。

那老师的目...

【丿go】陷于深情 上


井之原是去抓逃课的侄子时,遇见森田刚的。

商场偌大的电玩城里,因着是工作日,不过三三两两的人,他一眼就看见了娃娃机前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侄子冈田准一在旁指挥,森田刚负责操作。

“往左往左一点,哎,过了过了……”

冈田准一在一旁着急,森田刚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像个认真的小学生,紧张地问:“这回对了么?”

森田刚穿白色红条纹衬衣,磨边牛仔长裤,配一双白色匡威经典款。中指上的黑色戒指是全身上下最扎眼的地方了。

简洁中带着几分帅气,井之原快彦想他应该是个有个性的孩子。

冈田准一先看见他,心虚地叫了一声“舅舅”。

森田刚不过瞥了他一眼,注意力就又在面前的娃娃机上,却像是出于礼貌一般,随...

【丿go】 陷于深情 序



后来井之原快彦想,大概从森田刚的一声“大叔”起,井之原就对他留了心思,起了念想。

才有了之后的穷追不舍,势在必得。

————————————

最近开学加上军训还有一些面试竞选,导致一直没写 QAQ,最近特别迷叔叔这个称呼hhhhhh,所以就有了这个年龄差十岁的设定ww

【丿啃/啃丿】 变质 [完结篇]

完结了QAQ,终于!!第一次把小井写渣了QAQ,今天也是安定的ooc(想哭)

——————————————

  
看似平淡无奇的生活,总会因为一些突如其来的骤变被一举击垮。

  
17岁时的工藤静香最喜欢趴在自家窗口看着楼下人来人往的市场。
  

那里每天上演着各种人间百态,各种各样的小贩和商客,叫嚷声吵闹声小孩的哭声,妈妈总嫌吵,工藤静香却觉得听着那些声音她才能意识到自己正在活着。
  

她注意到了三宅健。
  

他看上去跟她差不多大,偶尔会穿他们学校的校服,在工藤静香为了每个月的考试和一大堆学习资料头疼发脾气时,三宅健却利用周日的时间在菜场起早贪黑的卖鱼。

跟其他的小贩不一样,他很安静...

【丿啃/啃丿】 变质[5]


  
  
什么是解脱。

  
当你身处黑暗,浑身散发着难闻的血腥味,渐渐陷入深不见底的肮脏沼泽,突然有个人拉住了你的手。

  
他穿着干净的衣服,头发上有好闻的洗发水味。
  

他就是井之原快彦。
  

那时的井之原像一束温暖的光,照亮了身心都陷入黑暗的三宅健。
  

无论是井之原“无意间”多带的便当,还是礼拜天闲着没事过来帮他一起卖鱼,或是课间对他的学习辅导。
  

巨大的温暖在笼罩他。
  

假如一生都能沉浸在这股无与伦比的温暖里。

  

假如能跟这个人共度一生。

  

一直小心翼翼掩埋在心底的渴望,在听到井之原那句“我喜欢你”后,悄然爆发。
  

他是喜欢我的。
  

他是在意我的...

想成为小井那样,能每天满脸笑颜,元气阳光的温柔努力的人。

可我就是好差劲啊,不能一直把坏心情掩藏着,表面上不可能总是笑容满面。

真差劲,你这个人。有什么资格喜欢他。

【丿啃/磁石】恋爱的交换日记[4]


一直拖更......非常抱歉,然后今天这篇也安定的ooc(捂脸哭😭)

磁石这位 @ninomi-lan

——————————————————

2017.8.15.  星期二  💦

原来你是去外婆家了,我还在担心呢。

上次不是说到我莫名其妙背了一个破坏学校公物的锅嘛,这之后还有后续。

后来我去办公室,刚准备进去,井之原君就出来了,

   

然后,在即将走过他身旁时,我被他拉住了。

   

竟然……被……拉住了……

   

我真的脑袋一片空白。

 ...

不要问我啥时候更文,我只想成立拖更协会 @什么都没有 这位是会长来着

lof是不是抽风了??

【坂长/SN】熟年夫夫的虐儿子日常


第一次写SN,很早以前就想写了.......从入坑就想写一篇这两位的,这两位实在太甜,再加上全员SN大手。

因为太太很多,所以一直搁置,反正这次就是突然的脑洞,觉得我丿每次太悲催了。每次镜头都是SN+丿。

——————————————

单单坂本昌行这个人来说,长野博觉得他是非常好懂的,想什么瞬间就能猜出来。但是又很难理解,因为明明没有必要,这个人还是总说一些违心的话。

譬如说坂本昌行好不容易憋出一句喜欢,那在这之前或之后,一定会用十句以上的不喜欢来铺垫。

两个人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争论起来,通常的对话也是一个套路。

“好吧!我不喜欢你了,你走吧!”这是坂本昌行。

“……”这是长...

1 / 4

© 任性矫情玻璃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