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矫情玻璃心

这里九澍 本人如id
细目先生和小太阳☀
主吃丿ken丿 雷井准井
喜ken左/丿左 啥冷吃啥
wb: 细目叔叔今年依旧一枝花

【丿啃】can't get enough [1](致郁向慎入)

     凌晨。

    井之原快彦才入眠。

    又是一个吊诡的梦。

    三宅健站在走廊

    他走上去。

    三宅健转身,朝他伸出拳头。

    手腕翻转,摊开掌心,是刀片。

    纤薄,锋利。

    这是第一次,三宅健出现在梦中,没有直接开始不真实的呻吟。

    而用着让井之原瘾欲难忍的声音。

    对他说着,你往身上划一道,我就脱掉一件衣服。

    他问,割在脖子上呢?

    三宅健笑,那就做。

    笑的像玫瑰浸在红酒中,分不清两者的颜色。

    他皱起眉头,没动。

    三宅健唇角一勾,不敢?

    他摇头,你是假的。

    三宅健瞬间敛下笑容。缓缓眨眼说,我当然是假的。



    走近井之原面前,他讥讽的笑,「他那么干净漂亮,碰他,你配吗?」



    拉起他的手,他将刀片放在井之原掌心。

    他说着,如果不要,我就走了。


   「 别走。」


    井之原捏住冰凉的薄刃,触及皮肤就渗出血珠。

    那人好像早就料到般的笑。

    井之原从小臂中间,往肘心割出一道口子。

    血液争先恐后的冒出来。

    他笑着脱去开衫。

    井之原一刀刀剖着自己。鲜血喷涌如同绽开的玫瑰。

    他一件件脱下衣服。

    直到他没有衣服可以脱了,就被井之原推倒在床上。

    他脸上、嘴边、细颈、胸、全身,满床都是血,是井之原的血。

    拼命进出他的身体,可井之原感受不到快感,更没有痛觉。

    他一直笑。

    血液粘着他发丝贴在面颊上,眼里没有欲望,全是对井之原的嘲讽。

    即使这样,也美到让井之原疯狂。

    知道井之原在想什么,所以,他搂上井之原的脖子。

    对井之原耳边说着,「你好可怜。」

    

    一切支离破碎的画面,在他看来就像默片。

     他失去理智。

    

      又有人在喊他。





    「井之原くん。」





    梦境中那个人和他的声音,非常接近。

    井之原顿了下,转身。

   井之原彷佛听到,那个人用和三宅健一模一样的声音,在耳边说。


    「他不是你的。」


    他在瞬间冒出个念头。

    让三宅健走入他家,和他分享,自己真实的想法。


    然后,把他关起来。

    如果他要逃,就把他杀了。




————————————————

    他清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

    掌心冰凉,头痛欲裂,咳嗽不止。

    但是井之原就坐在床边,点了一根烟。

    抖下的烟灰,轻飘飘的落在地上。

    抽完一根烟,他仰躺回床上,喘着粗气,又是一阵咳嗽。

    有些发颤的咳嗽声,回响在空荡荡的房间。

    手机在床头嗡嗡的震动,他有些艰难的撑起半身,接了电话。

    “诶,你今天怎么没来学校?”

    坂本昌行的声音此刻听着特别呱噪,像无数的苍蝇在脑袋里飞。

    井之原按着太阳穴,暂时没有应声。

    “那下午学生大会你也不来了?”

    井之原深吸气,挂上电话之前,说着,“就去。”

    他换好校服,拿上外套。走出家门时整个人有点恍惚。


    关上门,将宽敞无人的屋子封闭。

   

————————————

这个脑洞灵感来自于一是看了一个a团太太剪的竹马视频,太过致郁。二是《can't get enough》这首歌,可能是我想的比较扭曲,然后写出了这种东西。

还没想好he还是be,be可能性比较大,所以慎入。

评论(1)
热度(8)

© 任性矫情玻璃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