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矫情玻璃心

这里九澍 本人如id
细目先生和小太阳☀
主吃丿ken丿 雷井准井
喜ken左/丿左 啥冷吃啥
wb: 细目叔叔今年依旧一枝花

【丿啃】can't get enough [2]

 

   站在演讲台后,他冷静的讲完事先背好的稿子。走下来时头疼到无以复加。

    准备接着上去演讲的坂本昌行,看他有点不对劲,“你没事吧?”

    井之原快彦抬手示意他上台,拍了下他的肩,就走了。

    他推开礼堂的门,近黄昏的光线没有那么刺眼,但依然灼烧着。

    只是闷得太难受,想出来透口气。

    可脚底软的不足以支撑他的身体,他扶住墙,视线像蒙上了一层雾。天旋地转。

    突然,有人扶起了他。


    是花香。


    他闻到的。

    不是香水,分不清具体是什么花,更像很多品种的花混杂在一起。

    “你生病了。”

   那人语气是肯定的,因为井之原眉头紧皱,嘴唇泛白,额角冒着虚汗。

    “我送你去医务室。”

    而井之原快彦想的是,他的声音很好听。在脑袋像电波错乱的作响时,还能觉得好听。

    井之原的感官到此终止,昏睡过去。

    再次清醒,额头上贴着冰冰凉凉的毛巾。

    他没有睁眼,那人以为人还没醒。于是,俯身到井之原的耳边。

    “我要去找班主任报到了,你好好休息。”

    他立刻睁开眼,瞳孔中清晰的倒映着那人的脸。



     是太阳。



     是和他截然相反的......太阳。



    那人怔了怔,随即笑起来,笑容温暖得井之原想把他立刻抱在怀里,那种温暖是井之原从来没触碰过的。“你醒啦。你发烧了你知道吗。”

    “啊,来不及了,我先走了。”

    话音未落,那人先转身。

    然后,他如同人间蒸发。

    几天之内,他们在学校中从未再碰面。

    怎样能知道他还在不在这里,最好的办法,是等。

    在校门口执勤,就能看完学校里的人。

    但是从眼皮底下走过的那些女生,窃窃私语中夹着的目光。  腻的让他非常想甩下笔记本,远离这里去抽根烟。

    总算,他出现。

    在校服外套着件白色的毛衣,衣袖包裹着半个手掌,站在校门外。

    井之原就这么看着他,因为他不进来,不停的回头张望,像在等人。

    

    井之原抬手,看了眼手表,距离上课铃响,还有三分钟。

    井之原刚刚微启双唇,正要开口,目光一瞥,远处匆忙跑来一个男生。

    他缓缓闭上了嘴,抿成一线。

    

    看他一边接过自己手中的笔,一边碎碎念埋怨着旁边的男生。

    井之原渐渐拧起眉,他还笔时,自然的说了声谢谢。

    那人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不到一秒。


    果然,不记得他了。

    井之原不露声色的,看着他的背影走远。当然,他旁边还有碍眼的男生。

    低下头,横线上,他写的是


          「三宅健」


    井之原开始注意他。

    三宅健几乎每天都踩着上课铃到校,运气不好的时候被记迟到。

    笑起来眼睛很亮,声音甜得像奶糖。

    身边的男生,叫森田刚。

    不是一个班,但每天都一起上学下课。

   那天晚上是井之原第一次梦见三宅健。

    醒来时,汗湿了发际。

    偏偏隔天,上午是体育课,井之原走到墙下躲在阴凉处。

    打火机刚擦出火花,从天而降一个书包,就唰的扔在他面前,他愣了愣。

    几片树叶反射弧稍慢的掉落。

    下意识的抬头,天光亮到发白,逼他眯起了眼睛,正在翻墙进来的人,跨过一条细白的腿。

    风吹来,三宅健也愣住。

    随后他回过神来,急忙从墙头跃下。

    三宅健拎起书包拍了拍,看着井之原,半天才说,“那个,拜托就当做没看见吧。”说完慌忙地逃离开。

    井之原捏着打火机,手心出汗。

    他重新打着火,点燃了烟。

 

    又一次梦见他。

   井之原跨在三宅健身上,起起伏伏,三宅健面颊染红的像朵玫瑰,软糯的叫声如刃,割断他的神经。

    睁眼,井之原直视寂静的黑暗,喘息。




    「三宅健」这三个字,是他的噩梦。




    但他

   宁沉眠,不复醒。

————————————

我想今天尽量把这个写完,昨天就已经想好的结局。啊,果然是这种类型的写得舒服,哈哈哈,

小甜文写得一点信心都没有,总是把人物写崩。

我自己喜欢看欢乐的小甜文,但又写不出来。

评论(5)
热度(11)

© 任性矫情玻璃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