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矫情玻璃心

这里九澍 本人如id
细目先生和小太阳☀
主吃丿ken丿 雷井准井
喜ken左/丿左 啥冷吃啥
wb: 细目叔叔今年依旧一枝花

【啃丿】文春爱情故事 下


三宅健也上了车,制止住井之原快彦企图逃跑的行为,把车的中控锁给锁上,转身依然有礼貌的笑着:“你跟了我这么久,有拍到什么好东西吗?”

井之原使劲开着车锁,听到三宅健这样问,谨慎的把相机藏到身后,说道:“我什么也没拍!”

三宅健也不揭穿着显而易见的谎言,好像被拍到不雅照对他并不会有什么损失一般,居然把话题扯开跟他闲话家常起来:“你都跟了我一个多月了,不累么?我看你天天都啃面包,有这么好吃吗?”

甚至还伸出一只手将井之原脸上残留的面包渣蹭了下来放到嘴里试了试味道,然后皱眉抱怨道:“这么难吃的东西你是怎么吃下去的?”

井之原因为三宅健脱离常识的行为而一时回不过神,直觉的回答他的问题:“因为我得跟踪你,只能吃面包。”

过了片刻才猛然回神,捂住自己被三宅健蹭过的脸吼道:“你……你干什么!不对……你……你怎么知道我一直跟着你?”

三宅健好像被他的反应逗笑了,用手撑着头说道:“任何一个人被同一辆面包车跟踪一个月,不 管走到哪里都能看到它的身影,都会察觉的吧? ——不,也许你会是唯一的例外。”

井之原快彦即使再不聪明也知道自己被一个毛头小 子嘲笑了,更想到自己一个月来餐风露宿的生活, 其实在这人眼里都是笑话一场,也忘记了其实是自 己理亏,脸红脖子粗的质问:“你明明知道我跟踪 你,为什么还当个没事人似的让我跟着?”

“因为想让你跟着啊,你不感觉很好玩吗?”依 然是可爱的笑容,说出来的话却让井之原想要爆粗口。


他忍耐忍耐又忍耐,想到就算自己被耍了,起 码照片不会是假的,也算是达到目的了,不算亏。

唔……说道相机,相机跑到哪里去了?

井之原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一直被他藏在背后的 相机不见了,抬头一看,果然就在三宅健手里。

他正一边翻看着里面的照片一边批评道:“你这个摄影 技术太不好了,连脸都没有照全,回去后你们主编 会骂你的。”

井之原有点恼羞成怒,不管自己面前的是不是大明星,扑上去就抢相机,狭小的车间内空间不足,争 抢着就叠到了一起。

等他发现三宅健的目的并不在于 跟他争抢相机的时候,已经被搂住腰揉搓臀部了。

井之原快彦额头渗出了一层冷汗,想着口碑甚好的超级偶像肯定不是那种饥不择食的人。

再说他刚刚才在楼上跟相好激情完,也不可能再有力气做什么, 所以覆在他屁股上揉捏的手肯定是他的幻觉。

他僵 硬着身体慢慢往后退去,希望可以不着痕迹的从困 境里解脱出来,却在快要回到自己 的座位的时候被 揽着腰又拖了回去压在了三宅健身上,因为惯性唇重重地贴在了三宅健的脸颊上。


“这么热情干嘛急着离开?不想要相机了吗?”三宅健脸上温柔的笑着,手下一刻不停歇的又揉又搓着。


井之原脸通红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气氛还是因为自己身为一个男人却被骚扰,只是不停的推拒着身下的人捶打着他的胳膊:“你这个变态!相机我不要了,你给我放手!”


相比于工作来说,现在自己的安危更重要一些。

三宅健听了他的话,反而直接把相机一扔,两只手齐上阵一通乱摸,说道:“你追了我一个月不就为了那张照片吗,怎么能不要呢?你现在乖乖听话的话一会你想怎么拍我我都OK。”

井之原快彦的衣服服几乎都要被剥掉了,他一只手抵挡着三宅健的攻势,一手去尝试去开锁,嘴里喊着:“你这样对得起你楼上的小情人吗!你在上面呆了这么久他没满足你吗!”

“情人?”三宅健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东西,指指他的身后,问道:“你说的情人是指他么?”

井之原转过身子,发现森田刚的脸赫然出现在车窗外面,笑眯眯紧紧贴着车窗不知看了多久。三宅健把车窗放了下来,一手死死的圈着井之原的腰不让他趁机逃跑,一边笑着问森田刚:“你怎么又下来了?”

森田刚兴奋的将胳膊搭在车窗上,看着这两人一个羞愧的想逃跑一个好整以暇的制着他不让跑,回答道:“我在楼上看到你的车还没走就下来看看,没想到真让我碰到了好戏,怎么你终于抓住小老鼠大叔了?”

“是啊,刚刚在楼下的时候你不是也知道吗,他躲在后面偷拍咱们,等你上楼后我就把他逮出来了,还没来得及做什么你就又跑来捣乱,太失礼了。”三宅健声音里带着明显的不满。

“行了吧,一个月里耍着可怜的小老鼠大叔玩的人没资格说我失礼,好歹我还假扮了你一个月的恋人呢,有你这种弟弟可真是倒霉,小老鼠大叔你自求多福了。”森田刚嘲笑了三宅健两句,干脆利落的无视了井之原快彦的求救自顾自的上楼了。

井之原自救无力求救无门,眼睁睁看着车窗又被关上,感受着一直禁锢着自己腰部的手开始不规矩的往下滑,按住那只手,问道:“你耍我这么久,该不会就是为了这个吧?”

三宅健从背后轻轻啃咬着井之原的脖子,声音暗哑,带着笑意回答:“你答对了,奖励是大明星一个。”

井之原快彦绝望道:“不要行不行?我再也不跟踪你了,不,我再也不做缺德的狗仔了,你放了我行不行?”


“那就,更不能放你走了……”


说话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隔音效果良好的车子将暧昧的声音完全封锁住,如果有人路过那里才会发现车子正在有规则的震动着……

井之原快彦是被自己电话的铃声惊醒的,迷迷糊糊的寻找着自己的手机,却发现自己并不在自己的家里,环视陌生的房间,将视线定到正在拿着电话说着什么的三宅健身上,依稀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事情。

想要装鸵鸟躲回被子里,却听到主编狮吼般的声音从他拿的手机里传了出来:“你在哪儿?一大早其他报社都在疯狂报道三宅健昨天夜里和神秘人玩车震!你不是专门负责他的记者吗?!你究竟死到哪儿去啦?!”

三宅健将手机拿出离自己很远,等电话那边吼完,回了一句:“对不起,他今天不太舒服想请个假。”就干脆利落的挂了机。

井之原想死的心都有了,躲到被子里悲叹:“这次肯定被炒了。”

三宅健压倒他的身上,手伸到被子里“安抚”道:“没关系,我给你工作,过来给我做助理好了,包吃包住包上床,不会亏待你……”





等到井之原快彦打开电视看到新闻,发现自己成为沸沸扬扬的超级偶像车震门神秘主人公的时候,三宅健刚好洗了照片回来,每一张都是“车震门”的真相,井之原手里捧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三宅健拍下的自己和他在车中的激情,觉得前途一片灰暗。

KEN:小井你看看我拍照的技术多好,每张都把咱们的脸照进去了,不过你不用担心,只要你不瞎跑,这些车震门的真相永远只有你和我知道。~\(≧▽≦)/~

INOCCHI:………………………………………………三宅健你这个混蛋!!!……我杀了你!!!!




END

评论(9)
热度(10)

© 任性矫情玻璃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