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矫情玻璃心

这里九澍 本人如id
细目先生和小太阳☀
主吃丿ken丿 雷井准井
喜ken左/丿左 啥冷吃啥
wb: 细目叔叔今年依旧一枝花

【丿啃/啃丿】 变质 [1]

食用注意事项

  配合 「 涙のアトが消える頃 」  食用更佳
  排雷:        有女配(且不小心和工藤静香名字重合)
                  虐文    
                  ken黑化
(能接受以上的    ok看下去吧)

女配的姓是鱼老师 @また君と💚 想的,然后不小心和真实存在的工藤静香女士名字重合了,非常抱歉,向工藤静香的饭们道歉......

我感觉我啥都不会文题也不会取,人名也不会取,要我有啥用?

————————————————

“喂,妈,我是快彦,快过年了,我.......”
  

电话被突厄的挂掉,井之原拿着手机的左手尴尬的僵在半空中,持续不断的嘟嘟声敲打着他的耳膜。

怔了一会儿,井之原沉默的放下电话。

 
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出现在眼前,同事工藤静香温柔的笑着:“早上好,井之原さん喝杯咖啡暖暖身子吧。”
  

井之原快彦接过上面印着两只小熊的咖啡杯,礼貌的道谢。
  

工藤静香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掌心抚上剧烈跳动的胸口,吁出一口气。刚刚生怕他会拒绝自己的咖啡呢,如此看来,井之原君果然是个温柔的好人。

  
井之原把玩着小巧的咖啡杯,伸手抚上其中一只头上扎着蝴蝶结的小母熊,又看了眼对面正埋头整理文件的工藤静香,不自觉的弯起嘴角。
  

手机震动起来,是三宅健发来的信息:イノッチ,我的手指被牙签刺破了,流了好多血啊。
  

井之原马上回过去:别再玩牙签了,赶紧止血,听话。
  

三宅健很快又发过来:イノッチ,我饿了,肚子在叫呢。
  

井之原刚准备回复,突然被工藤静香丢过来的毛绒玩具砸中脑袋,他看见工藤静香正小声跟自己通风报信:“社长来啦,快把手机收起来。”
  

他哭笑不得的把手机扔进抽屉,冲工藤静香作了个“多谢”的手势。
  

中午在公司餐厅用餐的人很少,井之原快彦点了份三素一荤的套餐,挑了个靠窗的位置。

工藤静香紧跟着在他对面坐下来,小心翼翼的说:“餐厅的饭菜很没营养的,我带了自己做的便当,一起吃吧。”

  
井之原怔了几秒,看了看面前汤汤水水的套餐,欣然接受了工藤静香那份看上去很美味的便当。
  

工藤静香体贴的帮井之原夹菜,惹的路过同事的连连注目。井之原略显尴尬,然而当接触到工藤静香满怀期待的温柔目光,却不忍拒绝。
  

下午临下班时,各人都差不多忙完了,工藤静香无意间发现井之原已收拾完毕准备下班走人。于是拎起包小跑着追上他,笑着说:“井之原君,一起走吧。”
  

井之原快彦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个名叫工藤静香的女人。脸上总挂着温柔的微笑,声音清清软软,工作认真积极,总是无条件的关心、照顾自己。这么一个温暖的让人无法拒绝的女子,让井之原感到空前危机。再这样下去的话,一定会失控的。
  

“我们好像不顺路吧。”井之原不露声色的回绝,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工藤静香愣在原地,直到井之原的背影从她的视线消失。
  


冰冷的气息袭卷了整个街道,冬天特有的萧条让人们的心情不自觉的低落起来。

井之原快彦把手插在口袋里,踩在干燥的水泥地上,不急不缓的朝前走。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个叫工藤静香的女人,拒绝她的时候,根本没有勇气直视她的眼睛,害怕会看见她眸中的哀伤,害怕自己会心软。
  

章鱼烧的香味飘进鼻子里,井之原掏出钱包买了两份章鱼烧,提在手上,继续朝前走。

破旧的公寓楼印入眼睑,或许是他的错觉,总觉得这幢楼在寒风中摇摇欲坠,仿佛随时有可能轰然崩塌。

爬了三层的楼梯,站在门口,袋子里的章鱼烧似乎陡然变成了两袋巨大的石头,沉重的让井之原产生了丢弃的念头。


掏出钥匙打开门,客厅里一片昏暗。
  

“健?”井之原疑惑的唤了一声,无人应答。他预感不妙的按亮灯,一眼看见穿着单薄睡衣的三宅健晕倒在沙发前的地板上,手机掉在他身体的不远处。

井之原脑门一热,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抱起三宅健。无论他怎么呼喊,怀中的人始终无声无息,就像死了一样。

井之原颤抖着伸手试探他的鼻息,发现呼吸平稳,好歹松了口气。
  

把三宅健抱到沙发上,脱下外套盖在他身上,用掌心探了探他额头的温度,也没有什么异常。

没过多久,三宅健突然醒了,他瞪大眼睛盯着急的满头汗的井之原,咧嘴一笑:“不小心饿晕过去了呢。”
  

饿晕过去了?井之原快彦突然想起早上他发来的短信,因为被工藤静香打断所以就忘了回复。
  

结果三宅健就这么不吃不喝抱着手机等他的短信,然后一不小心晕了过去。
  

井之原突然火了:“你有手有脚,自己不能去冰箱里找点吃的啊?”
  

三宅健无所谓的扯起嘴角,想伸手抱抱井之原,却力不从心,身体完全使不上劲。
  

井之原把两份章鱼烧扔到三宅健面前,命令道:“一个也不准剩下!”
  

“遵命,イノッチ。”三宅健愉悦的笑了。
  











「明明有手有脚,为什么不能自己去找点吃的呢?到底是懒还是心里有病?」
  



「都不是,我只是在向你撒娇,用我自己独一无二的方式。让你清楚,以后绝对不可以忘记回复我的短信,绝对不可以忽视我。」
  

  










三宅健安静的躺在卧室的双人床上,听着卫生间传来的水流声,井之原在里面洗澡。
  

没多久井之原就出来了,腰间裹着浴巾,上半身结实的肌肉暴露在空气里。

  

三宅健盯着他的胸口,涌起一股燥热,轻咬着下唇道:“不冷吗?”
  

井之原钻进被窝,沉声说:“忘了拿睡衣。”然后他关上灯,卧室陷入黑暗。
  

三宅健在漆黑中瞪大眼睛,他睡不着。心爱的人就睡在旁边,近在咫尺,因为心跳太剧烈了所以一点困意都没有。
  

耳边很快传来井之原低沉的鼾声,三宅健伸手抚摸他的脸,低笑:“你又忘了晚安吻。”
  
  


三宅健早早起了床,围上围裙做蛋炒饭。有油花溅到脸颊上,迅速冒出一个丑陋的血泡。

三宅健擦掉条件反射流下的眼泪,若无其事的继续炒饭。
  

不知什么时候穿戴整齐的井之原拎着公文包急匆匆的准备走人。

三宅健举着锅勺叫住他:“马上就开饭了。”
  

井之原抱歉的说:“你自己吃吧,我快迟到了。”

三宅健走上前,身上还套着围裙:“亲我一下再走。”

井之原快彦笑了笑,俯身吻住他的额头,柔声说:“再敢给我饿晕过去就宰了你。”

三宅健也笑了,乖乖点头,目送井之原离开。

然后他转身回到厨房,握住盛着蛋炒饭的锅把,用力摔到地板上。黄色的米饭洒了一地,看上去恶心极了。
  












「当你亲吻我、跟我说话的时候,我却感受不到一丁点温暖的情意。」

「因为你居然没有发现我脸上的血泡。」

「或许看见了,或许没看见,或许看见当没看见。」

「你没有心疼我,这是事实。」











  

井之原火急火燎赶到公司,发现办公桌上有两个饭团。

他看向工藤静香的位置,发现她也在看他,于是冲她笑了笑。工藤静香低下头装作整理文件,结果不小心碰翻了边上的咖啡。井之原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而三宅健蜷缩在破旧公寓的沙发上,盯着电视屏幕,机械的编写着给井之原的短信:小井,上次说要给伯母打电话,打了吗?

井之原:没有。吃饭没?

  

三宅健想起厨房地板上的炒饭,于是起身拿起扫帚仔细清扫起来。
  






「一定要清理的一尘不染才行呢。」
  
  

  

“这个,送给你。”下班路上,工藤静香追上井之原,递给他一只纸袋。
  

井之原沉默的接过,看见纸袋里装着一条白色围巾。
  

工藤静香羞赧的低下头:“昨晚刚织好的,正巧今天降温了。”
  

井之原注视着面前被风吹乱头发的女人,说:“你喜欢我?”
  

万万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直接了当的把话摊开,工藤静香窘迫的说不出话来。

井之原快彦将手上的纸袋塞还到她怀里,沉声道:“不要这样了。”
  

工藤静香一愣。

  

井之原别开目光不去看她,说,“我的恋人,是个男的。”
 

怀中的纸袋直直摔落在地,工藤静香僵在原地,整个人如置冰窖。
 
  

  
僵持了半分钟后,工藤静香弯腰捡起地上的纸袋,拿出围巾,走上前围到井之原脖子上,直视他的眼睛,苦涩一笑:“你不需要回应我,就让我这样一厢情愿下去吧。”
 

  




评论(5)
热度(14)
  1. また君と💚任性矫情玻璃心 转载了此文字
    明天去打印出来!

© 任性矫情玻璃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