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矫情玻璃心

这里九澍 本人如id
细目先生和小太阳☀
主吃丿ken丿 雷井准井
喜ken左/丿左 啥冷吃啥
wb: 细目叔叔今年依旧一枝花

【丿啃/啃丿】变质[2]

 食用注意事项:

配合    「涙のアトが消える頃」    食用更佳

排雷:      有女配
              虐文    小心糖里有玻璃渣
              ken黑化

——————————————

当年井之原快彦真的很爱三宅健,那种冲昏了头的爱,让年少轻狂的他几乎失去了理智。
  

就算背叛全世界,也要跟他在一起。
 
  

那天是星期天,井之原快彦在班主任的委托下去规劝私自辍学的三宅健回学校上课。
  

井之原其实非常反感班长这个职位,浪费时间更耽误学习,偏偏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都一致认为他最能胜任这个角色。
  

在井之原的印象里,三宅健是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差生,坐在教室的角落,从不与班上的同学多说一句话,课堂上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时也是能少说一个字就少说一个字,还经常迟到早退。

三宅健父亲早年外遇,卷走家里的所有存款跑了,生生逼疯了三宅健的母亲。这些年三宅健一直跟疯疯癫癫的母亲相依为命。

前不久,三宅健的母亲失踪了,警察象征性的四处问问搜搜便不了了之,三宅健的母亲再也没回来。三宅健也再没来学校上过课。
  

井之原对三宅健的故事并没有多大感触。他只需要按班主任的吩咐,找到三宅健,把班主任的原话转达给他,然后转身走人。
  

井之原尽量避开脚边成堆的垃圾,按照门牌号挨个寻找三宅健的家,却在经过菜场时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穿着白色校服衬衫的三宅健。
  

事实上他身上的衬衫在传统意义上已经不属于白色了,上面沾满了不明粘液,颜色或红或黑,看上去像块染色布。

他正在熟练的剥鱼鳞,准确的划开鱼腹,挖出内脏,用水冲洗,装进塑料袋,利落的递给旁边等着的女生,女生说了句什么,应该是夸赞的话。

三宅健弯起嘴角笑,他站在脏乱的菜场,浑身充满刺鼻的鱼腥味,却笑的像个纯洁无垢的小孩子。
  

年少的井之原快彦远远地看着,心底涌过奇异的暖意。
  

他头一次发现,三宅健原来长得这么好看。

  

“不去上课,却跑这儿来卖鱼?”等顾客少一些后,井之原才皱着眉走近他。
  

三宅健眼神一黯,先前明亮的笑容仿佛从未在那张脸上出现过,立即恢复了以往的面无表情,淡声道:“不然呢?你养我?”
  

班主任反复交代的话突然被忘到了九霄云外,井之原快彦注视着三宅健漆黑的眸,沉声说:“跟我回学校上课。”
  

三宅健猛地将杀鱼用的菜刀插到切菜板上,颤动着肩膀笑起来:“你觉得我还有上学的必要吗?”
  

“学费的事班主任说会帮你想办法。如果你没地方住,可以来我家。”井之原上前攥住三宅健的手腕,力气大得惊人,“所以,现在、立刻、马上跟我回学校上课。”
  

井之原身上散发出来的威慑力震住了三宅健,他呆愣片刻,才无奈的嗤笑:“你忘了今天是星期天,班长大人。”
 
  


三宅健当然不会真的住进井之原家,但默默接受了井之原的各种帮助。
  

无论是井之原快彦“无意间”多带的便当,还是礼拜天闲着没事过来帮他一起卖鱼,或是课间对他的学习辅导。
  

两人由开始的互相漠视,逐渐演变成一起在球场上挥洒汗水。
  

三宅健常常累的倒在井之原快彦身上大口喘气,井之原则顺手搂过三宅健的肩,递给他一瓶矿泉水。
  

品学兼优的班长,与孤僻古怪的差生。

  

这一落差极大的组合倒是在校园赚了不少人气,赢得了无数少女的青睐。
  





那天是很普通的午后。
  

教室里只剩下井之原快彦跟三宅健两个人。
  

井之原翻开学习资料,准备辅导三宅健上午刚学过的公式,却发现三宅健正趴在桌上仔细的看着一封信。
  

粉红色的、带着淡淡清香的信纸。
  

一看就是花痴女生写的情书。
  

他眯起眼,注视着表情认真的三宅健,心情突然变得非常差。
  

“头一次收到情书吧?是不是高兴坏了?”井之原快彦出声讥讽。
  

“嗯,高兴的不得了。”三宅健是真的很高兴,甚至还掏出纸笔准备回信。
  



井之原快彦头脑一热,猛地俯身按住三宅健的手,两人身体紧贴着,近的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喂,干什么?”三宅健笑的很无辜。
  

“致亲爱的三宅君,”

原本按住三宅健的手慢慢改为温柔的握,井之原快彦缓缓开口,语气像在念一封信,

“我喜欢你。我喜欢跟你踢球,喜欢跟你打游戏,但更渴望吻你、抱你、占有你。如果你对我也是这种喜欢,那么请给我回信。我会一直等你。爱你的,井之原。”

 

三宅健久久地注视着面前的井之原。

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是属于他三宅健的。
  

“致井之原君,”

三宅健的声音变得很沙哑,“抱歉,我的喜欢跟你不一样。”
  

井之原快彦眼神一滞。
  

但三宅健随即放柔声音道:“我是想要跟你共度一生的那种喜欢。”
  

信纸淡淡的清香飘进两人的鼻子里,他们在这清香中用力的拥吻在一起。
  

共度一生。
  

井之原曾经是那么渴望跟面前那个名叫三宅健的少年共度一生。
   
  

哪怕全世界都攻击过来,他也要把三宅健藏到身后,死死守护他。

  

他们的爱情,建立在所有人的痛苦之上。
  


井之原母亲面无表情的将井之原快彦赶出家门。
  

那天下了很大很大的雪,还有几天就要新年了。
  

井之原的母亲站在冰凉的雪地里,看着儿子握着恋人的手,坚决的愈走愈远。
  

  
井之原常常想,如果当年自己没有上前按住三宅健准备回信的手腕,那么他跟三宅健的人生,是不是就不会像后来那样,发生翻天覆地、不可挽回的变化?
  







工藤静香在躲着井之原快彦。
  

虽然那天她很坚决的说出了那句“就让我这样一厢情愿下去吧”,但事实证明她还是退缩了。
  

不再递上热气腾腾的咖啡,不再端着餐盘巴巴得坐他对面,不再追着跟他一起下班。
  

前天甚至还传出了她去相亲的消息。
  

的确,哪个女人会在得知暗恋对象是同性恋的情况下仍能保持热情呢?
  

值得庆幸的是,工藤静香并没有把他的性取向在公司大肆宣扬。
  

生活开始慢慢恢复正轨。
  


直到那天晚上,当井之原快彦路过一家咖啡厅,看见了跟一个陌生男子坐在里面的工藤静香。
  

工藤静香面无表情的低着头,对面前男子讲的笑话毫无反应,男子伸手想抚弄她额前的刘海,被她挥手避开。
  

然后工藤静香看见了玻璃窗外的井之原快彦。
  

两人安静的对视着。
  

井之原脖子上还围着那条白色围巾。



  「赶快逃。」


  
心里有个声音在警告井之原。
  

可是他的双脚仿佛被下了魔咒,牢牢钉在原地无法动弹。
  

工藤静香蓦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抛下相亲对象,小跑出咖啡厅,冲过去死死抱住了井之原快彦。
  

“我喜欢的人明明就在这里啊,为什么还要跑去相亲呢?”工藤静香用了最大的力气拥抱面前的男人,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喊着。
  

那一刻,井之原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让母亲看见这幅场景,看见自己搂着一个漂亮的女人,会不会立即原谅他这些年犯下的过错,笑着欢迎他回家过年呢?
  








三宅健直勾勾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惨白的脸色,浓重的黑眼圈,两颊瘦的凹了进去,杂乱的头发干枯泛黄。
  

原来镜子也会骗人呢,自己明明正被井之原快彦炽热的爱滋润着,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为什么会看上去像个因饱受摧残的囚犯呢?

他抬起手,一拳砸上去,墙上的镜面眨眼之间碎裂成无数片,摔落在地。
  

刚回家的井之原快彦闻声来到卫生间,看着一地的碎片,低叹:“又怎么了?”
  

三宅健穿着拖鞋的脚踩在玻璃渣上,说:“以后家里不要装镜子了好不好?”
  

井之原困惑的皱起眉。
  

三宅健靠过去搂住井之原的脖子,直视他的眼睛,笑道:“反正我能从你的瞳孔中看见我,你能从我的瞳孔中看见你,我们的瞳孔就是彼此的镜子啊。”
  

井之原快彦没有说话,任由三宅健凑上来吻住自己的唇。

他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三宅健越勒越紧,有点喘不过气。

井之原并没有发现三宅健那只刚刚砸向镜面的手背被划了一道很长的口子,鲜红的血液正从伤口肆无忌惮的蔓延出来,慢慢滴落到地板上。
  







「任何在你身上发生的细小变化,都会被我一眼发现。」
 
  

「比如你身上清淡的女士香水味。」

 
「比如你脖子上的白色围巾。」
 
 
「比如你手机通讯录里那个陌生的名字。」
  

「而那些遍布我全身的、张扬而又狰狞的伤口,却总是被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忽略。」

「这是不是意味着,在你眼中我正在渐渐透明,总有一天会消失不见。」
  










“天桥见。”
 

工藤静香抱着手机咧嘴笑,这是井之原快彦第一次主动发短信给自己。
  

所以尽管外面下着大雪,她也还是穿戴整齐,甚至还化了淡妆,高高兴兴的出门了。
  

顶着风爬上十米高的天桥,工藤静香冻的直哆嗦,不断靠搓手取暖,二十代后半的人了,她却表现的像情窦初开的青春期少女,耐心的等待恋人的到来。
  

白色的雪花飘落在黑色的伞上,很快就覆上了一片白。
  

她趴到桥栏上,低头打量着天桥下的车来车往。
  


身后响起了脚步声。
  

工藤静香用手按住胸口,感受到自己剧烈的心跳。
  



一只手缓缓伸向了她的后背。








评论(5)
热度(11)
  1. また君と💚任性矫情玻璃心 转载了此文字
    好喜欢!!!!病娇三宅健啊

© 任性矫情玻璃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