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矫情玻璃心

这里九澍 本人如id
细目先生和小太阳☀
主吃丿ken丿 雷井准井
喜ken左/丿左 啥冷吃啥
wb: 细目叔叔今年依旧一枝花

【啃丿/丿啃】变质[3]

今明两天有兼职,好累,本来想明天再写完的,今天还是把这章产出来了。

————————————————

当井之原快彦赶到医院时,工藤静香正在急诊室接受抢救。

蹲在门口的三宅健哆哆嗦嗦的抬头,看着井之原,颤声说:“我没有推她。”

井之原沉默的站着,俯视着一身狼狈的三宅健。

“イノッチ……”三宅健伸出手,想拉住井之原的胳膊,却被大力甩开。他看见井之原快彦望向自己的眼神,变得冷漠而又陌生,不禁瘫倒在原地。

急诊室门终于被打开,几个医生从里面走出来:“谁是病人家属?麻烦来签个字。”
  

井之原开口道:“我。”
  

“是她的丈夫还是?”
  

井之原犹豫了几秒,答道:“我是她男朋友。”
  

三宅健眼神一滞,满眼都是震惊。
  

医生:“患者轻微脑震荡,左腿脚踝骨折,身上有几处擦伤,其他没什么大碍,需要住院观察。真是万幸,这几天一直下大雪,积厚的雪地救了她。”
  

井之原快彦松了口气,转身走进急诊室。
  

工藤静香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脸上有好几处伤口,手背上挂着吊针,那么大瓶的盐水,正一滴一滴流进她瘦弱的体内。

井之原快彦走过去,轻轻握住对方冰凉的手。
  

“你来了。”工藤静香虚弱的开口。
  

“对不起。”井之原快彦深深地皱起眉。
  

工藤静香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投向门口呆站着的三宅健。
  

“拜托,不要报警。”井之原压低声音,几乎是乞求着说。
  

工藤静香自嘲的笑起来,身体每一处关节都发出剧烈的疼痛,然后她闭上眼睛,说:“好。”
  

井之原俯身吻了吻工藤静香的额头,在她耳边低声说:“谢谢。”
  

三宅健退后两步,猛地撞上端着治疗盘的护士,盘子里的酒精瓶啪的一下摔落在地,发出清脆的破碎声。

护士立即尖着嗓子抱怨起来,可他一点都听不见,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手握着手、亲吻在一起的两人。
  
  










「我从未明白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机械的重复相似的每一天,做相似的事,说相似的话,直到遇见你。」


「只有当你在我身旁时,我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在跳,我能看见你迷人的五官,听见你温柔的声音,闻见你头发上的洗发水味,我伸出手,能触碰到你温热的肌肤。」



「这就是活着。」



  
「哪怕你离开我半分钟,我也如坠地狱,惶惶不可终日。」
  











  
“发个短信给伯母吧。”
  

工藤静香躺在病床上,对正在削苹果的井之原快彦说。
  

井之原快彦顿了一下,没有吭声。
  

“既然不接电话,那就发短信好了。”工藤静香继续说,“一直发一直发,她总有一天会看的,总有一天她会原谅你的。”
  

“不会原谅的。”井之原放下没削完的苹果。
  

“会的。”工藤静香执拗的坚持着。
  

“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你腿还痛不痛?”井之原抬头望着工藤静香,她肤色比前几天红润了许多,脸上的伤口也淡了。
  

“不痛了,一点都不痛了。”工藤静香盯着自己打着石膏的腿。
  

井之原没有说话。
  


那天三宅健用自己的手机给她发了短信,约在天桥见面,然后将她推下了天桥,那是赤裸裸的杀意。
  

如果没有下那么大的雪。
  

如果当时正好有车经过。
  

如果她死了。
  

那么三宅健肯定会进监狱。
  

物证,人证,一切都显示是三宅健杀死了她。
  

得知她没事的那一瞬间,他长长松了一口气,并不是为她,而是为三宅健。
  

因为她还活着,所以他就有机会为三宅健求情,阻止她跟警察说出实话。
  






  
井之原回来时已是晚上九点,公寓门虚掩着,客厅的电视亮着光,地面一片狼藉,空酒瓶洒了一地,卫生间传来哗哗的水声。

井之原站在卫生间门口顿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满地的积水,花洒源源不断的喷着水,穿着睡衣的三宅健闭着眼睛躺在浴缸里,白皙的手臂上全是狰狞的划痕。
  

井之原注视着眼前这一切,好长时间没有说话,狭小的卫生间回荡着诡异的流水声。
  

三宅健在脑子里想象井之原露出责备中夹杂心疼的神色,不自觉的露出笑容。
  

“闹够了吗?”
  

冷漠的,不耐烦的声音。
  

闹够了吗。
  

不是“乖,快从冷水里起来,会着凉的。”
  

不是“你手臂怎么回事?我不准你伤害自己!”
  

三宅健睁开眼,看着面无表情的井之原快彦,他此刻才感受到冰凉的水温,深入骨髓的冷,刺激着他每一寸肌肤。


半响,三宅健笑起来,撒娇般的冲井之原伸出手:“イノッチ,我没有力气了,抱我出来好不好?”
  

井之原抬了抬脚,但最终还是停在原地,说:“我也没有力气了。”
  

身心俱疲。
  

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一踏进这间屋子,就连走路的力气都没了。
  


“哦,对了,今天是除夕夜呢。”三宅健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湿漉漉的从浴缸里爬起来。颤颤巍巍地向厨房走去“我买了好多东西呢.......”
  

身后传来井之原清晰的声音:“分手吧。”
  







「三个字。」
  

「我爱你是三个字。」
  

「我想你也是三个字。」
  
  

「即使你自称是别人的男朋友,握住别人的手,亲吻别人的额头,陪别人过夜,我也依然相信,你深爱的人只有我一个。」
  

「一直都坚定不移的相信着。」
  

「相信你永远都不会跟我说那三个字。」
 
  









井之原颓然的倚靠在墙上,无力的闭上眼睛。
  

满满一桌都是井之原快彦最喜欢吃的菜。三宅健拉着井之原就座,在他面前摆上酒杯,斟上酒。

井之原再次注意到三宅健手臂上触目惊心的伤痕,开口道:“健,先去把身上的湿衣服换掉,胳膊上的伤口要消毒,不然会感染。”
  

三宅健乖顺的点头,转身去了卧室。
  

客厅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井之原快彦仰头灌了口酒,然后手肘撑在饭桌上,捂住脸,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他做了什么?
  

他刚刚做了什么?
  

他居然跟健提出了分手?
  

口袋里的手机在这时震动起来,井之原掏出手机,是工藤静香发来的信息:这些天谢谢你的照顾,新年快乐。
  

井之原刚准备回复,三宅健就从卧室走了出来,他换了身干净的白毛衣,头发也被吹风机吹干了,长长的刘海稍有些遮眼。
  

“イノッチ,我穿这个毛衣好不好看?”他羞赧的抿起唇角,笑的像个纯洁无垢的小孩子。
  

一瞬间仿佛回到了他们初识那年。
  

井之原快彦放下手机,起身走向三宅健,眼前的三宅健仿佛跟当年的白衣少年重叠了,井之原沉寂已久的心忽然涌过奇异的暖意,他迫切的渴望靠近三宅健,然后紧紧抱住他,仿佛抱住他就是抱住了全世界。
  

然而还没等触碰到三宅健的衣袖,他就两眼一黑,摔向地面。
  





“致亲爱的井之原君。”三宅健温柔地开口,语气像在念一封信。
  

“我喜欢你,是想要跟你共度一生的那种喜欢。”
  

“共度一生的涵义,就是如果有一天你遗弃了我,那么我的人生也将终结。”
  

“同样,你的人生,也自此终结。”
  

“爱你的,三宅健。”
  





砰的一声,璀璨的烟花射向夜空,照亮了整座城市。






评论(12)
热度(9)
  1. また君と💚任性矫情玻璃心 转载了此文字

© 任性矫情玻璃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