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矫情玻璃心

这里九澍 本人如id
细目先生和小太阳☀
主吃丿ken丿 雷井准井
喜ken左/丿左 啥冷吃啥
wb: 细目叔叔今年依旧一枝花

【丿啃/啃丿】 变质[4]


我非常抱歉quq,把啃啃写的这么惨,把撇撇写的那么渣。这点非常ooc了!我丿可是世纪好男人啊!

当然女配我不会放过的,她可不是什么温柔善良的人。

——————————————

  
打从除夕那天开始,工藤静香就再也没见过井之原快彦。

她的腿伤早就痊愈,出院没几天就回公司上班了,可对面熟悉的位置上却并没有井之原。

  
问了同事才知道,井之原快彦居然辞职了。

  
“是井之原君亲自递交的辞呈吗?”工藤静香追问。
  

“不清楚,过完年就没见过他了,社长说他辞职了。不过也正常啦,井之原君工作能力那么强,很多家公司都准备挖他过去,只要他们给的待遇比我们公司好,是个人都会跳槽的。”
  

是这样吗。
  

工藤静香盯着对面桌子上那只小熊咖啡杯,两只小熊在冲她若无其事的笑。
  

她犹豫再三,终于还是掏出手机,拨了井之原快彦的号码。
  

手机响了很久都没人接,就在工藤静香决定放弃时,听筒里突然传来一声熟悉的“喂”。
  

然而这并不是井之原快彦的声音。
  

“三宅君……?”工藤静香握着手机的手心渗出一层冷汗。
  

对方没有出声。
  

“可不可以请井之原君接个电话?”工藤静香小心翼翼道。
  

无人应答。听筒那头是死一般的寂静。
  

这漫长的寂静,伴随着工藤静香强烈加速的心跳,好似无声的对峙,直到她握着手机的那只手开始发酸,才失去力气的垂了下来。
  

“她认输了。”三宅健开心地按下免提键,让井之原快彦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嘟——”声。
  

井之原快彦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两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仿佛失去魂魄的空壳。
  

他听不见三宅健讲话,听不见刺耳的嘟嘟声,脑海里始终重演着那天早上从卧室床上醒来的情景。
  




那天早上,他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卧室的床上,头顶是熟悉的天花板。
  

原来只是做梦而已。
  


他没有跟三宅健提出分手,也没有突然头痛欲裂的晕倒。
  

更没有听见那句  「同样,你的人生也自此终结」
  


井之原快彦松了口气,抬手想揉揉眼睛,却发现胳膊似乎被钉住了,怎么也动不了,蹬了蹬双腿,同样动不了。
  

用力挣扎了几下,传来哗啦啦的链条声。
  

艰难的仰起头,他看见自己的手脚腕被粗大的铁链牢牢固定在了床沿,肩部以下的部位都动弹不得。
  

“健?”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干涩无比,喉咙里的水分像是被活生生抽干了,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
  

他听见卧室门被轻轻打开的声音,熟悉的脚步声逐渐靠近,三宅健端着水杯出现在他面前,冲他微笑。
  

“喉咙很干吧?”三宅健柔声说,“不用担心,多喝点水就好了,那是安眠药的副作用。”


井之原瞪大眼睛死盯着三宅健,慢慢停止挣扎。
  

晕倒前喝的那杯酒,被放了安眠药。
  

三宅健睡眠一直不好,夜晚如果不靠安眠药根本无法入睡,因此家里一直储备着安眠药。
  

三宅健灌了口水,俯身堵住井之原的唇,将嘴里的水渡进去,直到井之原将水咽下去,三宅健才把唇移开。
  

“放开我。”井之原快彦哑着嗓子说。
  

三宅健温柔地抚摸井之原的脸,那是他深深爱着的五官,眼睛,鼻子,嘴巴,每一处他都疯狂的深爱着。



一想到井之原的眼睛除了注视自己还会看向别人,井之原的嘴巴除了亲吻自己还会吻向别人,井之原的双臂除了拥抱自己还会抱住别人,三宅健就恨不得将井之原快彦整个人揉碎了吞进肚子里。
  


他当然不会真的把井之原吞进肚子里,他会跟井之原一起活到30岁,40岁,50岁,60岁,活到全世界反对他们的人全部死光。
  




“不会放开你的,”三宅健附在井之原快彦耳边低语,“永远。”
  




明明是温柔似水的情话。
  


却犹如急速降临的寒气,从皮肤,缓慢而坚决地,用力渗透进井之原快彦的骨头。从头到脚全身每一处细胞,都变得异常冰冷。
  


三宅健拿着井之原快彦的手机,一边熟练的编写着短信一边读出来:“妈,我是快彦,我现在跟三宅健过得很好。”
  

“你永远不原谅我也没关系,我有健就够了。”
  

“我爱三宅健,至死不渝。”
  

“最后,祝您新年快乐。”
  


按下发送键,三宅健像个孩子一样开心地笑起来。
  

被死死束缚在床上的井之原,用力握紧了拳头。
  






第七天了。
  

没有任何人来找井之原。
  

这个人间蒸发的男人并没有引起大家过多关注。
  

可能是跳槽了吧。
  

可能是搬家了吧。
  

总归有个可能。
  

大家都这么想。
  

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过好自己的日子、关心自己应该关心的人,这就是大部分人的人生。
  

但也只是大部分人而已。
  

总有那么一小部分与众不同的。
  

比如工藤静香。
  


三宅健打开门,看见门外站着拎着一袋水果的工藤静香。
 

“新年快乐。”工藤静香踌躇着说。
  

“快乐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你知道吗?”三宅健倚靠在门框上,并没有让她进门。
  

“欸?”工藤静香窘迫的捏紧了手上的袋子。

“我来教你怎么写。”三宅健绅士的捏起工藤静香的左手,摊开她的掌心,伸出食指轻轻地在她手心写了两个字。
  

工藤静香猛地缩回手,因为动作太多剧烈导致另一只手拎着的塑料袋啪的一下摔在地板上,苹果橘子滚落一地。
  

他写的那两个字,不是快乐,而是去死。
  

其实并不矛盾,只要她工藤静香死了,他三宅健就一定会快乐。

  
快乐的不得了。
  

“井之原君在哪儿?”她语气有些发抖。
  

“你说呢?”三宅健弯腰捡起一只橘子,掂在手上把玩。
  

工藤静香打量着三宅健身后的房子,客厅一片狼藉,茶几上堆满了空的啤酒瓶,沙发上的坐垫东一只西一只被丢弃在脏乱的地板上。
  

如果井之原在家,绝不会把居住的地方搞成这样。
  

唯一的可能,井之原已经离开了。
  

辞掉了工作,没有跟任何人告别,决然的离开了曾经的恋人。
  

工藤静香将目光落回面前的三宅健脸上,浓重的黑眼圈,眼睛里面布满血丝,惨白憔悴的皮肤,瘦的皮包骨头,仿佛随时可能营养不良致死。
  

她蹲身子,一个一个将散落的水果捡起来,装回袋子里,递向三宅健。
  

三宅健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一动不动。
  

工藤静香把袋子朝他怀里一塞,转身离开了。
  

她站在楼下,望着这栋摇摇欲坠的破旧公寓楼,已经是傍晚,其他住户已经灯光一片,三楼窗口却没有一丝亮光,仿佛已经荒废了好久。
  

那是三宅健住的地方。
  

他隐匿于黑暗,失去井之原的庇护后,更像是随时可能断气的垂死者。
  




   

「死ぬ」








他无比认真的在她的掌心划下那两个字,布满血丝的眼睛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对准一只鲜红的苹果,三宅健握着水果刀用力插了进去,刀刃穿过果肉深深嵌进了桌面,废了好大劲才拔出来。

  
将被戳穿的苹果丢进垃圾桶,换一只完整的,继续先前的动作,只是力道又大了几分。
  

一旁的井之原快彦依然盯着天花板。
  

“还是不打算理我吗”三宅健委屈的瞪着心爱的恋人。
  

井之原一动不动。
  

“哪怕是骂骂我也好,跟我说说话吧,イノッチ。”
  

“如果我杀了工藤静香,你应该就会骂我了吧?”三宅健盯着手上的水果刀。
  

“下贱。”井之原快彦说,语气没有波澜。
  

“什么?”
  

井之原迎上三宅健困惑的眼神,冷笑道:“你不是让我骂你吗?”

三宅健安静的站在原地,手上握着水果刀。
  


他并不是第一次听到“下贱”这三个字。
  



在很早很早之前,他经常听见别人用这三个字来形容那个跟他相依为命的女人。
  


她是一个疯子,但是又不完全疯,她有时候会发疯的用长长的指甲刮烂他的脸,有时候又会温柔地把他抱在怀里哄他睡觉。
  

更多的时候,她都是在哭泣,小声默念着:阳,我爱你。
  

“阳”是三宅健爸爸的名字。
  

这个男人爱上了别的女人,卷走了家里的钱,果决而又毫不犹豫的抛弃了他们,可她仍然执拗的每天重复着那句话,阳,我爱你。
  

下贱。
  

邻居都用这三个字来形容她。
  

直到她失踪。
  

或者说,死亡。
  




三宅健哆嗦着放下刀,俯身亲吻井之原快彦的脸颊,井之原扭动着脖子躲闪着。
  

有透明的液体从三宅健眼睛里渗出来滴落到井之原的脖颈,温热的触感让井之原蓦地停止挣扎,他感受到压在自己身上的三宅健正在不停打颤。
  







很早很早之前,某个夏天的晚上,卖了一天鱼的三宅健疲惫的回到家,却发现自己的妈妈正被街道一个恶霸压在床上,身上的衣服被剥了精光。他抄起手上切鱼的菜刀就挥了上去,却被恶霸轻而易举踹到了墙角。
  

“不过只是个下贱货而已,老子没嫌脏,是你妈的福气。”恶霸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蜷缩在角落的三宅健。
  
  
恶霸拉上裤子拉链,顺手抄起三宅健卖鱼赚来的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女人一边喊着阳等等我一边踉跄着要追上去,后脑勺突然一阵剧痛,她摇摇晃晃的回转身,看见自己的儿子正举着沾满鲜血的菜刀,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鲜血顺着她的额头大滴大滴滑下来,流进了她的嘴角。
  

一股腥味。
  

是热的。
  

她直直倒了下去。
  

  
活着就能等来那个背叛了他们的男人吗?
  

估计他只会冷笑着骂一句 下贱 吧。
  

“这样你就解脱了,妈。”年轻稚嫩的三宅健跪坐到女人的尸体旁,用沾满血的手,死死捂住了脸。








评论
热度(8)
  1. また君と💚任性矫情玻璃心 转载了此文字

© 任性矫情玻璃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