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矫情玻璃心

这里九澍 本人如id
细目先生和小太阳☀
主吃丿ken丿 雷井准井
喜ken左/丿左 啥冷吃啥
wb: 细目叔叔今年依旧一枝花

【坂长/SN】熟年夫夫的虐儿子日常


第一次写SN,很早以前就想写了.......从入坑就想写一篇这两位的,这两位实在太甜,再加上全员SN大手。

因为太太很多,所以一直搁置,反正这次就是突然的脑洞,觉得我丿每次太悲催了。每次镜头都是SN+丿。

——————————————

单单坂本昌行这个人来说,长野博觉得他是非常好懂的,想什么瞬间就能猜出来。但是又很难理解,因为明明没有必要,这个人还是总说一些违心的话。

譬如说坂本昌行好不容易憋出一句喜欢,那在这之前或之后,一定会用十句以上的不喜欢来铺垫。




两个人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争论起来,通常的对话也是一个套路。



“好吧!我不喜欢你了,你走吧!”这是坂本昌行。

“……”这是长野博。



“你就算现在跑去结一婚我也不会拦,凭你这个条件,找个又老又丑的女人过一辈子吧!”这是坂本昌行。

“……”这是长野博。




井之原快彦普通就在房间里写作业或玩游戏,偶尔在客厅看电视,两个父亲吵得翻了天也目不斜视,雷打不动。

当然并不是因为他毫不关心家庭的和谐问题,而是在最初的几次吵架后,结束的模式也总是一个样,已经彻底麻木了。





“你不走我走,我去找ken酱和go酱,晚上不回来了!”这还是坂本昌行。

“……”这还是长野博。





不是他喜欢沉默,而是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在一开始提到传说中的ken酱和go酱时,他私下里问过井之原快彦那是谁,井之原答:“小姨家的双胞胎,刚五岁了。”



长野博不忍心戳穿他,真的,这太悲情了。





然后他为了让坂本昌行暂时冷静下来,就默默地走开,或回房间或出门。然后往往走不到几步,就被拉住了。

“……你拉着我干嘛?”长野博问。

坂本昌行就会死瞪着他,把他的迟钝骂了个狗血淋头。
毫无例外地,就这么和好了,第二天又变得黏黏糊糊。




起初放假的时候,井之原快彦回来的话,三个人还会一起出去玩。但是随着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一转眼孩子就长大了,学习很忙,也不怎么出远门了。


长野博没有想到,能和坂本昌行在一起这么多年。

又是年假,他想到了最初他们见面的那个温泉,就在早上提议:“去不去泡温泉?”

坂本昌行就坐在他旁边:“为什么突然想去?”

“就是想去了。”

两个人默契地拉着手,在餐桌下小幅度地甩来甩去,井之原快彦权当没看见。


“小井,你放假么?”坂本昌行看着长高了的儿子。


井之原快彦觉得他爸的眼神,就像在说如果放假我就宰了你一样。

“……要补课。”

“寒假还补课?”长野博不解。

“就算不补,我爸也会让我补的。”井之原快彦意味深长地说。

“你爸真是欠补。”长野博由衷感叹。

坂本昌行:“……”



最后还是两个人去了。跟几年前不同,井之原快彦现在长大了,能照顾自己,就用不着两个大人再担心。




一路上长野博看着已经改变许多的道路,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晚上两人一起泡了温泉,天气很冷,温泉很热,泡得全身疲劳一扫而空。两个人都很困了,睡觉的时候窝在一起,暖呼呼的。

长野博睡得迷迷糊糊,就感觉一双发烫的手顺着他的睡衣下摆摸了上来,脖颈至锁骨,被什么湿热的东西啃咬着,睁眼一看,果然是坂本昌行。

“你不睡觉瞎折腾什么呢。”长野博打了个呵欠。

坂本昌行笑得很流氓,动作很流氓,说的话也很流氓。

“叫醒你跟我一块折腾。”说着亲了上去。

先是不轻不重地舔了舔,然后看他没反应,含住他的唇瓣,舌头灵活地探进去。长野博嗯了一声,反手搂住他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

他不信坂本昌行开车那么多个小时不累,就算身体强壮,都忙活了大半天,也肯定相当疲惫了。突然又要做,不知道是抽了什么疯。

这次长野博在下面,将腿圈上了坂本昌行的腰。虽然已经到了中年,由于经常锻炼没时间家里蹲,腰上一点赘肉都没有,摸上去紧致有弹性。

坂本昌行又将他的腿抬上自己的肩膀。

“太高了……明天会腰疼。”长野博还有些不好意思。腿一抬高,那个地方在坂本昌行面前简直毫无保留,这么被盯着,就算做了很多次也不习惯啊。

坂本昌行将自己的下身一点点地推进去,慢慢地磨着,嘴上哄着:“不疼不疼,下次也让你做。”

长野博不乐意了,这么多年,基本坂本昌行在下面的次数,用五根指头都能数的来。

“我不做了。”长野博说着,往床头蹭了一下,坂本昌行的下身就往外滑了一段。

坂本昌行连忙再顶进去,扣住他的腰不让他再退,抓紧时间动起来。

长野博被顶得低声呻 吟,意识模糊的时候,还隐隐觉得坂本昌行有些不对劲。

“我说……你今天是不是又吃醋了?总盯着我看的那个女服务生。”长野博断断续续地问。

“又是什么意思?你这说的好像我总喜欢吃醋似的。”坂本昌行说。

“你就是总吃醋啊。”

“你才总吃醋!”

长野博低声笑起来:“想什么……就要说出来,你总不老实说出自己的想法,谁能弄明白。”

坂本昌行不说话了,虽然仍在动作,但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你懂就行。”

“知道是知道,但是……”

“说了又怎么样,我说什么你都信?那我现在如果说不喜欢你,你信么?”

“……我信啊。”长野博想说只要你说的我都信。

结果坂本昌行还是怒了,下身重重地顶了他一下:“不许信!!”





几天后,两个人泡得舒舒服服回了家,一开门就撞见井之原快彦怨念的眼神。

“我在家看了好几天电视。”井之原说,“吃了好多天泡面。”

“……”两位很愧疚。

长野博诚恳地说:“抱歉,都怪你爸,一泡温泉就不出来,我拉他都不动弹。”这是推卸责任。

“你长野叔叔一上你爸的床就不下来。”坂本昌行这也是推卸责任……还是调戏?

“……你的脸皮在哪里?”长野博礼貌地问。

坂本昌行捅了他的腰一下。




井之原快彦觉得自己的狗眼要瞎掉了。




评论(14)
热度(35)

© 任性矫情玻璃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