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矫情玻璃心

这里九澍 本人如id
细目先生和小太阳☀
主吃丿ken丿 雷井准井
喜ken左/丿左 啥冷吃啥
wb: 细目叔叔今年依旧一枝花

【丿go】陷于深情 上


井之原是去抓逃课的侄子时,遇见森田刚的。

商场偌大的电玩城里,因着是工作日,不过三三两两的人,他一眼就看见了娃娃机前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侄子冈田准一在旁指挥,森田刚负责操作。

“往左往左一点,哎,过了过了……”

冈田准一在一旁着急,森田刚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像个认真的小学生,紧张地问:“这回对了么?”

森田刚穿白色红条纹衬衣,磨边牛仔长裤,配一双白色匡威经典款。中指上的黑色戒指是全身上下最扎眼的地方了。

简洁中带着几分帅气,井之原快彦想他应该是个有个性的孩子。


冈田准一先看见他,心虚地叫了一声“舅舅”。

森田刚不过瞥了他一眼,注意力就又在面前的娃娃机上,却像是出于礼貌一般,随口叫了一声“大叔”。

“咳咳……”

井之原快彦一直觉得被叫大叔是他35岁以后的事,他现在才29呢!


一局结束,井之原快彦叫冈田准一过来,准备带他走,森田刚却挡在了冈田准一身前。

“他玩游戏输给我了,今天要听我的,你要走自己走。”森田刚可爱的焦糖音倒与他精致冷漠的面容完全不符。

井之原快彦看一眼冈田准一,冈田准一的目光有几分躲闪,小声道:“愿赌服输,不是舅舅教我的么?”

原来冈田准一在电玩城见过森田刚几次,知道他玩得好。今天他趁午休时间来溜达又碰上了森田刚,就起了跟他比试的心思。

森田刚起先不理他,后来经不住他磨,就说输的人要为对方做一件事。他满口应了,结果输得一塌糊涂,而森田刚要他做的事就是教他抓娃娃。

“哥哥玩什么都很厉害,谁知道抓个娃娃,一个多小时了什么也没抓到,我也不想逃课啊。”冈田准一委屈道。

井之原快彦看向森田刚,森田刚却不看他,只抬了抬下巴,说道:“我要是会的话,还用他教么?”

井之原快彦失笑,觉出这男孩子的可爱来,于是打商量:“娃娃机我擅长,让他回去上课,我教你。”

好一会儿,森田刚都没说话,只拿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他,眉头微蹙,嘴角下撇,十万分不满意的样子。

井之原快彦摸摸鼻子,只觉自己人生头一回被嫌弃得彻底。

森田刚最终点头同意了,井之原快彦觉得这将是自己打个漂亮翻身仗的机会。

可事实证明,他真是想多了。

森田刚的手指修长,放在别的操作台上不止赏心悦目,更是灵活十足。偏偏在娃娃机面前,不知是太紧张还是太专注,操作上不是歪了就是偏了。

只是每回失败后,森田刚的沮丧似还不如他的强烈,只微微松垮一些肩膀,自嘲一笑,好像一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

但又不甘心,继续尝试,一次又一次,认真且专注。

井之原快彦陪着森田刚在电玩城耗了一下午,最后空手而归。

出了电玩城,森田刚看了看手机,之后没有再跟井之原快彦说话,仿佛他们从不认识一样。

井之原快彦说请他吃饭,他不理;问他LINE,他说没有;问他电话,他说不必,井之原快彦只得庆幸他是在刚才玩游戏的时候问了森田刚的名字。

但森田刚没有拒绝井之原快彦送他。上了车,他说了“Y大”两个字,就开始握着手机,一言不发地看着窗外。

到了校门口,森田刚下车往学校里走,走了一段,他转身,立在原处,说道:“今天我生日,你跟我说一句生日祝福吧。”

“你以后不必一个人,永远有人等你,有人陪你。”

森田刚听了一笑,原本冷漠的面容,敛了两分倔强,多了几分柔和,“不是祈使句变肯定句,就能成真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井之原快彦反问,随即认真说道,“如果我们再遇见,我会追你,要这祝福成真。”


评论(5)
热度(6)

© 任性矫情玻璃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