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矫情玻璃心

这里九澍 本人如id
细目先生和小太阳☀
主吃丿ken丿 雷井准井
喜ken左/丿左 啥冷吃啥
wb: 细目叔叔今年依旧一枝花

【丿go】 陷于深情 中

那天森田刚只留给井之原快彦一个背影,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等井之原快彦找遍Y大也没能找到森田刚的时候,井之原快彦才知道他的确不需要回答他,因为森田刚根本不打算再见他。

但井之原快彦还是再次遇见森田刚了,在C大的80年校庆上。


彼时井之原快彦和系友应邀返校联欢,庆典结束后他们一同游校园忆曾经。经过舞蹈系的教学楼时,他看见了森田刚,也瞬间记起来,从Y大穿过去就是C大。

井之原快彦追过去,叫了森田刚的名字,井之原快彦看见他回了一下头,却继续走进了教学楼。

他一路跟过去,正愁找不到森田刚的时候,他从一间办公室探出身子。

“这是我舅舅。”森田刚说道。

井之原快彦听他胡说八道。

那老师的目光在俩人身上转了几转,对着森田刚说道:“你舅舅看来挺年轻的。”

井之原快彦对森田刚要做什么毫不知情,可看他这么明目张胆地撒谎,想必是有原因,正想帮他解释一下,谁知森田刚早就想好了,他淡定说道:“我爸二婚,娶的年轻。”

他面上表情认真,语气里还带着两分嘲讽,任谁听了都会觉得他说的是真的。

井之原快彦听着,一时间无法将那天那个高冷的他和这个谎话随口就来的他重叠在一起,可井之原快彦也更感兴趣了,更想知道、了解他了。

出了办公室,井之原快彦怎么想都觉得森田刚是达成所愿了,根本不是退而求其次。

C大的外宿条件:一是有传染病、二是有严重的心理疾病需要人照顾、三是有亲戚在本地并同意收留。

刚才在办公室,森田刚以第三条为由,以井之原快彦为人证,提出外宿申请。

老师明显还是怀疑,说要考虑一下,森田刚又说道:“其实我也不想麻烦新舅舅一家,可是跟宿舍人的确相处不好,万一生出什么事,对谁都不好,要不……老师帮我换个宿舍吧。”

这样的折中果然很快被批准。

“完了完了……”井之原快彦连连叹气,故弄玄虚。
谁知森田刚并不接招,丁点好奇也没有,只继续往前走。

井之原快彦无奈,迈开大长腿,越过森田刚两步,又转身面朝他倒着走,边说道:“你长得这么好看,已经让我的追求之路满是阻碍,谁知你还这么聪明!耍得了我,斗得了老师,怎么办?我对你已经喜欢到了第二个阶段——陷于才华。”

“我不喜欢你。”森田刚一如既往的冷冷冰冰。

井之原快彦却不在意,笑道:“我以前不喜欢喝牛奶,现在也喜欢了,所以人也是会喜欢原来不喜欢的。你可以慢慢来,我等你。”

“我讨厌牛奶。”

“我现在就戒。”



鉴于井之原快彦的厚脸皮,他成功拐到了森田刚陪他逛校园,还美其名曰“重温校园浪漫”。

明明是他呆过四年的学校,井之原快彦却表现得像个好奇宝宝似的问东问西,自然只招来森田刚嫌弃的白眼。

“森田君。”突然有人叫了一声。

井之原快彦抬头看,不远处走来两个长得不错却明显刻薄相的男生,他觉得他们来意不善,森田刚却只是一副惯常的冷脸。

“这是你朋友么?”其中个子高一些的男生问道,随即笑道,“你朋友也是那个吗?都怪你之前太独来独往了,别人都当你在做牛郎被包养所以怕别人知道,不和我们来往。”

“你是?”井之原快彦问道。

“我们都是森田君的室友,不过他不常在宿舍呆,估计都不记得我们的名字了。”另一个男生接道。

“别乱攀关系,你们和我用不上‘友’这个字。”森田刚语气冰冷,又对井之原快彦说道,“你知道他们什么意思吧?你走吧。”

那两个人话里话外都是在说森田刚被包养,井之原快彦怎么会不懂?

“你有么?”井之原快彦看着森田刚的眼睛,一字一句问道。

回应他的是森田刚的冷哼和转身的背影。

“放手!”

“不放。”

森田刚离去前,井之原快彦抓住了森田刚的手,还顺势将他抱在怀里。

“啊!”井之原快彦的小腿被森田刚狠狠踢了一下。

“高冷小野猫,”井之原快彦委屈叫道,“你倒是把你的爪子伸向他们呀,一人一爪子,抓伤他们,我都给你担着,别踢我呀。”

明显感觉到森田刚挣扎的动作一顿,井之原快彦对上他的眼睛,收了戏虐,认真道:“我只问一次,你的答案我已经知道了,以后再也不会问。”

森田刚回他一个无所谓的眼神,可井之原快彦知道他往心里去了。因为井之原快彦感觉到他放松下来了,没了方才的敌意和决绝,虽然森田刚仍是冷声说让井之原快彦放开。

难得能抱到爱人,井之原快彦又怎会轻易放手?他勾一勾唇角,更凑近两分,在森田刚耳边轻声说道:“怎么办?我对你的喜欢好像已经跨过人品,到了痴于肉体的阶段。不放,舍不得。”

“你……你放开!”

加了主语,语气应该更强烈的,井之原快彦却听出了他的色厉内荏。但他不敢再逗森田刚,准备见好就收,只最后在森田刚耳边说道:“你先想想怎么补偿我吧。”

“森田,你个胆小鬼。”井之原快彦叹息一声,揉了揉他的头发。

井之原快彦算是看清森田刚了,他也就是一张冷脸看上去有几分厉害,内里却是个绵软的。典型的纸老虎一只,傲娇的本事倒是无人能及。

想着,井之原快彦松开森田刚,还作死地举起手,坏笑道:“哎哎,森田さん,这可是你占我便宜,你得对我负责啊。”

森田刚抬头看他一眼,退开两步,又给了他一脚。

井之原快彦挨了一下,却还是反应迅速地抓住了森田刚的手,笑嘻嘻道:“这一下明显比刚才轻得多。”

森田刚抿了抿嘴唇,下逐客令,“你还不走?”

这一句在井之原快彦听来,颇有反语的意味。像是分别的恋人明明不舍,却口是心非道离别。

井之原快彦笑得像只偷腥的猫,“男朋友的义务还没尽到,怎么能走?走,咱们去搬宿舍,我得尽快以家属身份去跟你的新室友见面。”

“我同意你身份了么?”

井之原快彦晃一晃俩人握着的手,“身体的反应总是比嘴要诚实。”

回应他的又是一脚。




评论(4)
热度(6)

© 任性矫情玻璃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