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矫情玻璃心

这里九澍 本人如id
细目先生和小太阳☀
主吃丿ken丿 雷井准井
喜ken左/丿左 啥冷吃啥
wb: 细目叔叔今年依旧一枝花

[丿go] 陷于深情 下

好久没更新惹.......实在太忙了.......一直没完结良心有点过不去,大概这篇之后又会消失了。

•••••••••••这是正文分界线


那天井之原快彦帮森田刚搬了宿舍,还买了大堆的零食贿赂新室友。

“我家goちゃん害羞,不擅长跟人打交道,你们千万帮我照看着,别被人欺负了。另外还得请各位帮忙挡一下他的桃花,我怕他被追跑了。”

一通话说得另外三人大呼“好男友”而对井之原快彦来说,意外收获则是森田刚难得的红脸,那美景简直引人犯罪。

隔天,井之原快彦自觉作为家属需要亮个相,下午就出现在他们班的专业课上旁听。

许是受不了同学们的频频注视,森田刚瞪他一眼,“回去上班。”

井之原快彦露出一口好牙,“我休了年假。”

“……”

一连守了几天,井之原快彦认真观察着森田刚的一举一动,了解他的喜好。

他几乎没有朋友,没有社交,不用LINE,不热衷电脑游戏。他喜欢发呆,喜欢去电玩城打游戏,喜欢在图书馆睡觉……

“我不喜欢粘人的人。”森田刚说道。

井之原快彦笑,“我平常不这样。”

“那你还不回去?”

“那不行,我现在处于告白阶段,得不到你的承认,我茶不思饭不想。”井之原快彦无耻起来,他自己都害怕。

森田刚看看他,皱了皱眉头,说道:“你站在这里,不准跟着我,一会儿告诉你答案。”

井之原快彦连连点头,结果眼看着他走出几步,又看着他越走越远。

井之原快彦以为他不同意,苦笑一声,想着该如何继续打这场持久战。

短信提示音响了三次,他才打开来看,这一看,又瞬间让他满血复活。

“好了,你赢了。”

“我喜欢你。”

“明天去上班。”

井之原快彦遂了心愿,又粘了森田刚两天,才乖乖回去上班。可他不懂收敛,笑得忒招摇,免不了被公司里的单身汉嫉妒,堆了不少的工作给他。

忙了几天,他还不忘发短信跟森田刚请罪,谁知森田刚乐得自在,回他两个字“挺好”。

幸好他早就收买了森田刚的室友,知道森田刚收到他的信息总是会扬起嘴角。而井之原快彦也发现隔着屏幕发信息,森田刚要诚实一些,他也更能听到他想听的。

比如,井之原快彦打电话说想他,森田刚通常只会回他一个“嗯”。但井之原快彦要是发信息的话,森田刚偶尔也会回他一句“我想你”。井之原快彦也不知道该拿这个傲娇小男友怎么办。

这天井之原快彦忙完,正准备联系森田刚时,才发现一个小时前,森田刚给他发信息问他能不能来接他,后面是一个KTV的地址。

井之原快彦赶紧打森田刚电话,问森田刚还在不在,让他呆在那儿,他马上过去。

到了KTV,井之原快彦推门,看见森田刚抱着膝盖蜷缩着躺在沙发上,仿佛被遗弃的小兽。

森田刚看见井之原快彦进来,起身踩在桌子上向他走过来,眼看森田刚要踩空了,井之原快彦慌忙接住他,像抱小孩一般将他抱在怀里。

森田刚紧紧搂住他脖子,像极了受委屈的孩子。

“他明天要结婚了,我没有爸爸了。”森田刚说完,伏在他肩头像是去了所有力气。

听着森田刚的话,井之原快彦才知道森田刚那天在那个老师面前说的话半真半假,他的父亲的确是要二婚了,的确娶的年轻。

他说他寄住在叔叔家,却始终像个外人。

他说他看见过,父亲跟一个年轻女人带着一个小男孩有说有笑。

“他通知我婚礼,顺带祝我生日快乐,可是他不知道我生日早就过了……他曾经说要给我抓娃娃的,我练会了所有的游戏,却唯独抓不到娃娃……他以后是别人的爸爸了。”

森田刚说这些的时候没有哭,没有流泪,可正是这样一种隐忍如旁观者的冷淡,才更叫井之原快彦心疼。

“以后我会记得你的生日,我会帮你抓娃娃,你还有我。”井之原快彦吻一吻他额头。

井之原快彦抱着森田刚在KTV坐了好久,直到他心情平复下来。

“你唱歌给我听。”森田刚说道。

“你想听什么?”

森田刚起身离开他的怀抱,换了个姿势躺在他腿上,“随便。”

井之原快彦声音温柔低沉且有磁性,仿佛要用所有的深情来表白自己的心意。

森田刚躺在井之原快彦腿上,仰头看他,偶尔伸出手摸一摸他的喉结和下巴,难得地主动与他亲近。

“怎么,你对我的喜欢刚刚到痴迷肉体的时候么?”井之原快彦眉眼带笑。

“是又怎么样?”森田刚又开启了傲娇属性。

“是的话,我就要纠结了。不知道是该让你停在这个阶段,好给自己谋些福利。还是该让你快一点,陷于我的深情,更离不开我。”

“那你纠结去吧。”

森田刚说完撑着胳膊,仰起头吻上井之原快彦,井之原快彦配合地低头,亦吻得深情。

「全文完」

评论(9)
热度(7)

© 任性矫情玻璃心 | Powered by LOFTER